欧宝app官网

  • 欧宝app官网
  • 亦弘视野
  • 教授观点
教授观点 同学分享 微课堂 推荐阅读
师说 | 梁贵柏:做一个敢吃“螃蟹”的制药人
发布时间:2022-03-09 点击次数:129 作者:梁贵柏


 

梁贵柏 博士
上海偕怡生物医药公司首席科学家/独立撰稿人
药物研发管理专业能力培养项目课程主席
梁贵柏博士在新药研发领域,尤其是在先导化合物的发现、设计和优化,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临床药物的推荐以及有机合成等领域都做出过重要的贡献。1994年起在默沙东实验室药物化学部担任资深化学研究员,先后参与了多个不同阶段的新药研发项目,其中包括获得巨大成功的2型糖尿病新药——西格列汀的研发,并发表了多篇学术论文与发明专利;2009年调任默克实验室的对外合作研发部,任项目合作主管,负责默沙东与中国、印度等国CRO公司合作的新药研发项目。2012年加入药明康德担任药物化学执行主任,先后负责整合型项目的业务开发与管理以及公司驻美人员的运营;现为上海偕怡生物医药公司首席科学家/独立撰稿人,《研发客》专栏作家;着作《新药的故事》和《新药的故事2》。 
 
 
 

 
 

2014年,时任药明康德首席运营官的杨青博士与阿斯利康对外合作负责人瓜塔姆(Guatam)博士联合撰文,分析了当时全球新兴市场的生物医药工业的架构(framework)和创新生态系统(ecosystems)。1我强烈推荐给没有读过这篇文章的同学。

 

他们从两项关键的指标入手分析了11个新兴市场国家当时的状态和将来的潜力,一个是生物医学研发公共资金的可用性,另一个是基于研发生态系统实力的综合得分(专利数量、高影响力出版物数量、全球排名领先大学数量、临床研究数量和人才库)。

 

分析的结果显示,当时的中国生物医药行业属于“未来创新者”集团:资本充足,研发生态系统不断完善,发展势头强劲。一流院校在高影响力学术出版物上发表的论文数量上升,初创公司增加,基础研究设施完备,人才多元化,包括本土培养的科学家和海归人员,以及强大的公共和私募资金。文章总结到:“有强烈的早期迹象表明,新兴市场,尤其是‘未来创新者’集团的市场,有朝一日会像波士顿或旧金山等美国的创新基地那样提供持续的创新。”

 

差不多20年就要过去了,中国生物医药生态体系的现状如何?文章预见的“持续创新”出现了吗?欢迎同学们到亦弘的课堂里来,听听杨青博士最新的解读。

 

今天我换一个角度,谈谈生物医药创新的文化。

 

 

什么是医药创新的“文化”?

 

也许有同学会问:文化不就是唱歌跳舞吗?跟创新药研发有什么关系?

 

我们先来看百度百科是如何定义“文化”的: 广义指人类在社会实践过程中所获得的物质、精神的生产能力和创造的物质、精神财富的总和,狭义指精神生产能力和精神产品,包括一切社会意识形式:自然科学、技术科学、社会意识形态,有时又专指教育、科学、艺术等方面的知识与设施。

 

不知道你们看懂了没有,反正我是云里雾里。现在我们来看英语中与文化对应的“culture”是如何定义的(维基百科):culture是一个总称,包括人类社会中发现的社会行为和规范,以及这些群体中个人的知识、信仰、艺术、法律、习俗、能力和习惯。这是社会科学中“culture”的定义,相对比较容易理解。具体内容暂且不谈,总的感觉是很宽泛,所以一定跟创新药研发有关系。

 

英文词“culture”还有一个自然科学的定义,中文翻译成“(细胞或组织)培养”:提供微生物细胞生长繁殖所需的营养物质和其他所必须的条件。这就是我对文化的理解:某一群人赖以生存的环境和土壤。中国文化就是由中国人自己营造的,反过来又赖以生存的大环境。在中国文化氛围里长大的人一旦离开了这个环境,就出了舒适区,会感到不适应,因为社会行为和规范都不一样了。

 

这些社会行为和规范当然也会在生物医药圈子里表现出来。举个例子:有同学问过我,为啥中国会有100多家药企做PD-1抗体,而美国却没有?我的回答是:因为这两个国家生物医药圈子的文化很不一样。

 

  

 “制药文化”的形成与演变

 

鲁迅先生在《故乡》里有一句名言: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曾几何时,中国是没有现代创新药研发的。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开始学习西方的现代化制药,从一开始的“抄作业”到现在的“源头创新”。随之而来的,是中国“制药文化”的逐渐形成,就有了圈子里主流认可的行为规范,包括我上面提到的100多家药企做PD-1抗体。

 

我这里说的“制药文化”当然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是从历史悠久的中华文化中孕育出来的,打上了深深的烙印,成了中国制药人的“舒适区”。网上有人调侃,要让某个中国人做一件事,最有说服力的话就是:大家都在做你怎么还不做?把这个调侃放到制药圈子里不就是:大家都在DP-1做你怎么还不做DP-1?

 

你们信不信:如果下一次PD-2又成了热门靶点,仍旧是美国十几家,中国几十家。这就是中国的“制药文化”:宁在舒适区里死磕,不到舒适区外求活。

 

为什么?因为在舒适区里也不一定死啊。虽然这几十家有不少会死,但一定有几家能活下来的,这在历史上和其他领域里已经被反复地演示过了;而在舒适区外,很有可能全军覆没,无人幸免的,这也是被反复验证过的。文化就是在这样的反复实践中形成和演变的。

 

 
如何把创新融入中国的“制药文化”

 

制药工业和科学是不断在发展的,中国的“制药文化”也必将随之发展,产生出一些新的行为规范,比如我以前讨论过的,包括PD-1抗体在内的“中国Me-Too现象”。其实就是中国特色的“填补国内空白”的传统思维在制药界的延续,成了中国制药文化的一部分。

 

但创新是没有作业可以抄袭的,必须有所突破,在“本没有路”的地方走出自己的路,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东西。我们今天的“舒适区”想当年也不是那么舒适的,也是因为有了几个敢吃“螃蟹”的勇敢者,试探着跨出了原有边界一小步,才创造出了今天的舒适区。

 

明天呢?我们制药人和投资人有可能很坦然地承担风险,“舒舒服服”地创新吗?敢吃“螃蟹”的同学在哪里?

 

 

参考文献:

[1] Gautam, A. and Yang, S., “A framework for biomedical innovation in emerging markets”, 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 2014, 13(9), 646-648.


 

敬请持续关注亦弘商学院药物研发管理专业能力培养项目 

 
 
分享:
欧宝app官网_欧宝手机版APP下载